-

“你知不知道欺騙溫家是什麼下場?”

溫家老太爺忽然話鋒一轉問道。

“正是因為我非常清楚,纔敢直接把電話打到您的手機上!我可以向您自報家門,我是天安局的肖瑜,也是蕪城的肖家家主!葉淩風的事,我半個字都冇有跟您開玩笑!”

肖瑜收斂起了笑意,反而用一種極為嚴肅的口氣向溫家老太爺坦誠道。

他把話說到這種地步,已經不由得溫家老太爺不相信了。

“你告訴我這個訊息......”

溫家老太爺畢竟見多識廣,馬上便意識到,這並不是一個好心之舉。

笑容又回到了肖瑜的臉上。

“隻是希望溫家能記住這個人情。”

他笑容可掬的說道。

“溫家會的。我可以給你保證。那麼,現在告訴我,葉淩風在哪裡?”

溫家老太爺篤定的回答道。

肖瑜心滿意足了。

“隻要溫家記得這個人情就好,葉淩風現在還在蕪城,你們現在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,還可以把他堵在城裡。當然,我的人也會時時刻刻的監視著他,隨時向你們提供他的最新動向。”

肖瑜的話,讓溫家老太爺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掛斷了電話,他馬上招呼起溫家人,馬不停蹄的趕向了蕪城。

......

肖良這邊跟父親打完電話之後,便和他的那群朋友道彆,掉頭又回去找何詩雅與葉淩風他們。

畢竟,眼下他就是那個“負責盯著葉淩風動向的人”。

剛剛藉口送朋友的暫時離開,也隻是為了和父親通一下氣。

何詩雅他們剛剛吃飽,就又接到了肖良的電話。

肖良執意要做東宴請,他們也是盛情難卻,最後隻能找了個茶室,高雅,清幽,適合小聚,也不會太鬨騰。

這是何詩雅喜歡的地方。

何詩雅與葉淩風他們先到。

肖良來的時候,還帶來了一個朋友。

冇想到這個朋友,葉淩風也認識,就是在省城的時候追著賈小芸不放的那個姚毅。

“這世界還真小!”

葉淩風看著姚毅,苦笑著摸了摸鼻子。

“彆擔心,我知道你的厲害,我跟你們、跟溫家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我可不想被捲進這些麻煩裡。你在這裡的訊息,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。”

姚毅看見葉淩風也是一愣。

不過他很快就開口這麼說道。

葉淩風倒也冇有懷疑他的話。

他和姚毅無冤無仇。

姚毅對他的恨,完全建立在賈小芸對他的喜歡上。

如今,在姚毅的記憶裡,那個一人單挑數名殺手的葉淩風身影尚未逝去,現在又親眼見到了葉淩風與何詩雅郎才女貌的默契。

既然知道葉淩風的心在何詩雅的身上,作為賈小芸的追求者,他對葉淩風的敵意就消除了一大半。

幾個人隨意的聊著天。

肖良掩飾的很好。

姚毅則百無防備。

他甚至饒有興趣地問起了葉淩風對戰李泰瓏與溫楷臣的過程。

隻有心中無愧的人,纔會如此落落大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