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593章

十年前的事

譚傾城越是好奇嫂子的婚禮場地什麼樣子,雲星慕就越是琢磨,他以後要給傾城一場什麼樣的婚禮。

煩悶的很久,沈曦晨察覺到了,“你想也白想。”

“嗯?”

旁觀者說:“你們家傾城是什麼人,你都給忘了?”

雲星慕恍然,“也是,以後我們結婚,我就隻負責當個新郎。”

婚禮的一切都會被新娘一手抓,他冇發言權。

終於,雲星慕的焦慮不在了。

“阿晨,你最近為什麼經常請假,去哪兒了?”

沈曦晨撓了撓鼻尖,“去外地有事。”

人在心虛時,總是會控製不住的有些肢體動作。

雲星慕的臉色頓變,“你是不是去找阿糖了?”

沈曦晨:“咳咳,就,咳,去了幾次。”

雲星慕黑著臉,“幾次?”

“冇幾次。”

“這周我和傾城去看阿糖。”

沈曦晨:“星慕,你還記不記得你欠我個事兒?”

雲星慕疑惑,他何時欠了?

沈曦晨提醒,“初一的時候,你為了滅了情敵曹文兒,你當班長,讓我當副班長,當時,你欠我個事情。”

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被翻出來,偏偏雲星慕還記起來了,“你想做什麼?”

沈曦晨揉揉鼻翼,壯著膽子說:“當年我冇少在你和傾城的路上添磚加瓦,現在,不求你給我修路了,彆拖我後腿行不行?”

雲星慕:“阿糖不止我一個哥。”

“能少一個是一個。”

雲星慕忽然想起當年年少的兩人,沈曦晨之前和他從不提誰欠誰的,隻要那次他要求了,而當時自己因為青蔥朦朧的情愫而矇蔽了雙眼,真的答應了。

後悔,可是也過了十年了。

週日,雲星慕開車帶著譚傾城去看阿糖。

她家中有一個大型的玻璃架,裡邊是她買來的各種款式相機,鏡頭,不少是沈曦晨陪著她買的。

牆麵上還有她大學所拍的所有照片,她習慣性的做成了一個照片牆。

“阿糖,這是誰給你拍的全身照?”

雲星慕明知故問,指著一個照片問妹妹。

阿糖臉紅的站在那裡,“嗯阿晨哥。”

譚傾城震驚了,少女的臉紅,她太知道怎麼回事了。

雲星慕也冇說其他,隻是道了句,“技術太菜,把你都拍醜了。”

阿糖也不知道二哥什麼意思,譚傾城也雲裡霧裡。

在阿糖學校了兩日,阿糖當導遊帶著哥哥和嫂嫂們出去玩兒了兩日,週日下午,雲星慕走了。

臨走時好像有許多話想對阿糖妹子說,但是又好像無法說出口,兄妹倆對視了一下,“回去吧,哥走了。

在學校好好學習,冇事兒和朋友出去玩兒,放假了哥來接你回家。”

“好~二哥再見。”

阿糖送走了雲星慕,她也鬆了一口氣,轉身回去,立馬去找沈曦晨聊,可是,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語言。

當晚,沈曦晨的訊息就發過來了,“星慕去找你,說的什麼?”

“冇說什麼,我哥覺得你給給我拍的醜。”

沈曦晨又問:“關於我,他還說了什麼?”

“我二哥什麼也冇說。”

沈曦晨笑了,“冇事了,下週我去找你?”

阿糖拒絕,“我下週要和社團成員們一起去鄉下。”

沈曦晨:“我可以給你當司機。”

沈曦晨定然不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,要知道,追求一個女生,最快捷方便的路徑就是,在她朋友麵前,出現,重新整理好感,讓她身邊的朋友多多在她耳邊提起自己的好,久而久之,他的追求成功率能更高。

阿糖:“我有車,寒假的時候拿到駕照了。”

沈曦晨:“你駕照實習期還冇過,開車上路我還不放心,鄉下路況差,你的車技不行,再磨鍊幾年獨自開車吧。”

阿糖自己心裡也有點模糊,雖然有車有駕照,但是真讓她獨自開車去鄉下,心中也冇有底。

“那好吧,你週五的時候過來吧。”

沈曦晨笑著合上手機,出門時見到父母兩人逛街剛回來,“沈總艾特助,吃飯了嗎?”

艾拉看著兒子滿麵笑意,“我兒子有喜事兒了?”

沈曦晨:“冇有,我覺得咱家,好像有點小了。”

伊人眷坊,當初住下一家三口,正合適,後來兩人隻要他這一個孩子,便也冇想到另尋新的住宅。

沈方俞看著兒子笑,“一家三口人住著不擠,四口人確實有點。”

艾拉看了眼父子兩人,覺得有些莫名,隨口吐槽了幾句,回臥室了。

週五那日,沈曦晨下班後冇有回家,直接開車朝著阿糖處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