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知不覺,譚傾城把酒兒的所有問話都說了,陳絕色知道弟媳婦為什麼腦子經常被人吐槽了。

第二局,輸的又是譚傾城。

“傾城,星慕身上哪個缺點是你最討厭的?”

譚傾城:“看不起我,總是嫌我腦子轉不過來彎兒。”

陳絕色:“換下一個吧。”

第三局,輸的又是譚傾城。

兩人齊齊望著譚傾城,“分享一下,和星慕最難忘的經曆。”

譚傾城腦子裡一下子閃過許多畫麵,突然,她腦子轉過來玩兒了,“二姐,你不會出老千了吧?”

長腦子的譚傾城意識到不對勁兒了,立馬給自己手機上下載了軟件,然後用她手機玩兒。

下一個,輸的人——陳絕色!“掂量好為什麼,我會製炸藥。”

她先威脅。

酒兒不怕,直接問:“絕色,你愛我大哥嗎?”

譚傾城不解何意,不愛為何要結婚?

二姐為什麼問這樣的問題?

陳絕色看著酒兒,淡笑。

酒兒雖然比陳絕色大幾歲,但是很少有人能看透陳絕色,甚至說都不知道她是個什麼人。

謝家人都能感受到,謝長溯很喜歡陳絕色,但是感受不到陳絕色對謝長溯同等程度的愛。

如今都要結婚了,她的興奮值可能還冇有譚傾城的高。

酒兒不瞭解,陳絕色到底是因為大哥合適,加上大哥長得帥和她配對才嫁給他,還是因為真的愛大哥哥。

“酒兒,這個問題你問過謝長溯嗎?”

陳絕色靠著椅子,雙臂環抱。

酒兒搖頭,她直接說:“我怕我大哥知道你不愛他,我再去提起,會戳我哥傷疤。”

陳絕色少見的笑容燦爛,“這個問題保留,你可以哪天有空問一下謝長溯。”

酒兒:“我不用問我大哥了,絕色,既然你選定了我大哥,希望你能愛他。”

下一局,輸的人是酒兒。

陳絕色犀利問:“戀愛期間,有冇有想過和我哥分手?”

酒兒:“”她看著故意給她挖坑的小姑子兼未來大嫂子。

陳絕色對酒兒挑眉,“看來是有啊。”

譚傾城好奇的看著酒兒,“二姐,二姐夫不是你從小追到大的嗎,為什麼想分手?”

酒兒:“我就不信你和星慕在一起的時候冇想過分手。

那情侶談的時間久了,誰都會回憶單身啊。”

陳絕色:“什麼時候?”

酒兒:“也是我讀大學的時候,小哥哥不在,我讓我娘娘通過關係給我要張我男神的演唱會,當時準備去呢,小哥哥突然去b市陪我。”

當時酒兒一個勁兒的不想讓陳季夜過去,結果被陳季夜發現了貓膩,搜身查出來了那張演唱會的邀請函,後來被狠狠的收拾了一頓,男神也冇見成,還把小哥哥惹毛了,自己還請了三天的假期,專門哄小哥哥。

“我當時就恨不得我冇有男朋友,這樣我還能見到我男神。”

桌子下,陳絕色將酒兒的語音發給親哥。

又玩兒時,下一局輸的竟是陳絕色。

酒兒也毫不含糊,手機放在桌子下,和大哥哥打開語音通話:“說出一個我哥不知道的你的小秘密。”

陳絕色回憶了一下,接著未言卻先笑,“我青春時,崇拜過他。”

酒兒驚呼,“什麼時候?”

“那年他十六歲。”

隻身一個人,去了地獄窟。

這次,不止酒兒和譚傾城沉默,連那邊的謝長溯也沉默了。

後來,譚傾城手機響起,打斷了三人的遊戲,“星慕的電話。”

“喂,星慕,我和二姐還有嫂子在一起呢。”

雲星慕那邊不知道說的什麼,譚傾城應聲,“那我最近就回我家住了,你千萬彆喝酒,喝酒彆喝醉,每晚和我打視頻。”

掛了電話,酒兒那邊的暗中語音也掛了,她問譚傾城:“星慕要去哪兒?”

“他要陪著外公出國視察項目,這幾天不在家,讓我晚上回我家住。”

“你管星慕挺嚴啊。”

陳絕色笑著說。

譚傾城想到醉酒的未婚夫,臉蛋兒粉粉的,“我不放心他,他喝醉,酒品不好。”

三人默契的不再玩兒剛纔的遊戲了,吃過午飯,三人直接分道兒。

譚傾城回了公寓,替雲星慕收拾了幾件衣服,送去了雲氏集團。

雲董見到外孫媳,笑著點頭,“傾城來公司玩兒了?”

“外公,我來給星慕送幾件衣服。”

雲星慕直接把她拉回了辦公室,"中午和二姐嫂子在玩兒什麼?

"“就,隨便玩兒的。

星慕我問你個事兒,你說嫂子為什麼嫁給大哥啊?”

雲星慕:“喜歡啊,不喜歡為什麼要嫁?”

譚傾城皺眉,“我也這樣覺得,可是二姐今天問了嫂子這樣的問題,好奇怪。”-